《 咒灵祓禊株式会社 》雪青青青

推论

几十人轮流定下束缚,成为了咒灵祓禊株式会社的员工,拜尔也不例外。

“拜尔。”雨宫佑叫来他,“会社现在还在起步阶段,我平时有事要忙,需要一个人来代为管理,我认为你就很合适。”

拜尔有些意外,权利更迭,首先要排除的隐患就是上一任首领,他还以为自己不死已经算是对方的仁慈。

“我可能不太合适......”他忧心这是上位者的试探,拒绝得委婉。

雨宫佑却摇摇头,不吝惜自己的信任。

“你本就深得他们的敬佩,我也相信你的工作能力。关于工厂的建设和成员的事务安排就交给你了,这段时间会社还不会开展工作,先处理一下员工们的遗留问题。还有,刚刚说的公司管理细则我下次来交给你。”

收服Q的手段如此强硬,得手以后却又如此仁慈。

拜尔没有理由再拒绝,他心里多了几分感激,应声道:“是,我一定为您尽心尽力。”

终于离开郊区的废弃工厂时,已是深夜。

学校是回不去了,雨宫佑决定回家。

她脱下假发,摘下美瞳,把东西放回包里,朝着伏黑甚尔一笑:“这下就变回和伏黑一样的样子了呢。”

伏黑甚尔盯着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们的发色和瞳色都是相同的。

不过......

他瞥了眼雨宫佑,对方解决了两件大事,显然已不像下午刚见面时那般阴沉焦躁,就好像刚刚以铁血手腕占领了一个组织的人不是她似的。柔和的笑意又重新回到她的脸上,翡翠绿的双瞳也重归澄澈。

虽然相似,但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他的眼睛永远不可能会那么透亮。

思及此,伏黑甚尔没有回答,换了个话题:“你什么时候又成了政府组织人员?一天之内空手套白狼两次,倒是把我的利用价值压榨得干净。”

“没有伏黑在我确实没法做到这些事,真的非常感谢,那五百万我过后会打给你。”雨宫佑先礼后兵,微微勾起的唇角表明她只是开个玩笑,“不过毕竟伏黑是我花钱雇的,帮雇主办事就不要有这么多怨言啦。”

“能用两千万雇我一个月,你血赚。”

“那是一个赌局,这说明我的赌运很好。”言外之意便是伏黑甚尔的赌运差得离谱。

“......啧。”伏黑甚尔对自己十转九空的赌运至今都不能淡然接受,烦躁咋舌,“话说回来,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他很不相信雨宫佑在坂口安吾面前说的那些话,那些所谓的“理想”,实在是太——

“太假大空了,区区一个非术师,竟然想着改变咒术界的运转规则,实在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

雨宫佑以平静的口吻说出了伏黑甚尔的心声,而后对他一笑:“你是这样想的,对吧?”

不等对方回答,雨宫佑接着淡淡说道:“其实说没有私心是不可能的,我急于需要自己的势力也是有着威胁我生命的东西存在。”

“但是,我的野心决不能止步于保全性命这一目的上。”

少女的目光遥遥落在虚空中的一点,仿佛已经望到自己理想实现的未来,她的话语掷地有声,单薄的脊背如青松般挺拔,承载着一身的傲骨。

她是为理想而献身的殉道者。

“我的心中有着自己对于规则的追求,或许这么说很傲慢,但我不会比咒术界如今的领导者更差。”

那双凝望远方的绿瞳忽的转向他,不带丝毫冒犯之意的温和眼神落在他身上。

“至少,不会允许禅院家那样的家族继续存在。”

伏黑甚尔早早就下定了放弃自尊的决心。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这位雇主,与他正如同硬币的两面,天平的两端。

她绝对的自尊,与他是极端的反面,有如云泥之别。

他感到一种异样的不适,但至少对方话里的内容他是应该欣赏的。

于是他应了一声,说:“啊,等到那天你可以再雇佣我,给你友情价。”

“那就约好了。”雨宫佑没注意到他微小的异常,笑着说道。

夜深露重,月上中天,这时候电车停运,在郊区也打不到出租,最后还是伏黑甚尔送她回了家。

雨宫佑回到家中,一整天都在风尘仆仆地到处赶场,这会儿已是疲惫不堪。她草草洗漱,倒在床上,身体疲累却睡不着,索性在脑海中复盘今天的成果和漏洞。

她要尽快推进计划,再忙一点,多做些事,才能从被标记后的那种耻辱感中脱离。

这到这里,她又忍不住开始思考那人的事。

对方有着操控他人身体的能力,不知男女,就暂且以“X”来代称吧。

X标记自己究竟意欲何为?

他没有杀掉她,而是标记她,说明她身上肯定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利用价值。

这价值应该与雨宫普的事无关,不然早在四年前X就可以动手。

除去四年前的一面之缘,他们见过三次。

寿司店、小巷、保管室。

雨宫佑想起在寿司店时,虎杖香织曾问过,她们是否见过面,想来从那时候她就认出了自己。

但是她又有什么特别之处呢?X曾对她的非术师身份表现出轻蔑,况且两个陌生人见面第一眼是看不出对方的智力水平,行动力这些内在特质的,想来引人注目的并不是自己本身。

当时在她的身边有高专三人。

五条悟、夏油杰、家入硝子。

对方盯上了谁?

第二次遇见X是在小巷,被围追堵截的那次。放出消息引得别人来绑架她的恐怕正是X,虽然最终目的不是为了杀掉自己,但与诅咒师对上对她来说是飞来横祸。

X的目的也不会真的是绑架她,这种简单的事不需要假借他人之手。

那是在试探什么?她的能力?

在那种情形下,凭借雨宫佑自身的能力顶多只能拖延时间,她一定会向外界求助,求助的对象......自然大概率是高专学生。

X在测试她与高专学生的关系?

如果真的如她所料,是这种情况,那X必然会在暗中观察情况,也就是说,赶在高专学生到达之前的小野寺眀砂,她的行动会被那人尽收眼底。

这种可能对于雨宫佑来说是极坏的消息,这意味着小野寺眀砂的领域暴露了。

再说回来,对方具体盯上了高专学生中的哪一个?

家入硝子的反转术式无疑是非常珍贵的资源,但如果对方的目的是测试她与硝子的关系,不如设计一个“雨宫佑会优先向家入硝子求助”的场景。

比如普通的事故,让她身受重伤,但是还可以求助。

那她一定会联系硝子请求帮助的。

既然逼迫她向外求助的原因是“诅咒师”,对方瞄上硝子的可能性就可以排除了,只剩下五条悟与夏油杰。

从表面上看起来是五条悟比较可能。

天生六眼,无下限术式拥有者,还是五条家的大少爷,身价逆天。

但是线索不够,无法肯定。

再者,测试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之后,X应该是满意的,所以标记了自己,接下来会利用自己去做什么呢?

暗算两人吗?她就算真的被两人完全信任,又答应了X的要求,一个普通人对两名咒术师进行暗杀的概率也很低吧?难以理解。

现有的线索让雨宫佑只能想到这么多了,她看着右手手腕上的黑色印记,皱皱眉头,起身从衣柜里翻出许久不用的一个灰色护腕,套在上面。

脑子里装了太多事,思考过后精神变得更加清醒,睡不着了。

雨宫佑无奈地看了眼房间的小闹钟,时针指向两点整。

去阳台透透气吧。

夜凉如水,城镇中的月光好像是比郊区要浅淡些的,雨宫佑摸黑靠坐在阳台边上,深深叹了口气。

对面就是小野寺眀砂的家,没有灯光,应该已经睡下了。

正这么想着,一只小小的蝴蝶,发着淡淡蓝光,从对面半开着的阳台门边缓缓飞来。

雨宫佑习惯性地抬起右手去接她。

小野寺眀砂的身形也出现在阳台上。

“......姐姐?”她看起来有些疑惑和担忧,“你还好吗?要我过去吗?”

在长久的相处中,小野寺眀砂永远注视着喜欢的人,所以对方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她都能敏锐地察觉到。

就比如现在,姐姐很少会流露出这种疲惫而压抑的气息。

“这是什么?”手上的江岛悦子突然出声,忽的飞起,又落在护腕上。

她因为术式和束缚的缘故,本就对咒力敏感,此刻就落在雨宫佑右手上,隐约感觉得有一丝咒力残秽。

雨宫佑沉默了一瞬,摘掉护腕,露出其下的黑色印记。

“是某种......标记......带着很强烈的恶意......会死的。”江岛悦子落在印记上,用触须点了点印记,语气变得缓慢而忧虑。

“姐姐?!”被咒力加强过的良好视力让小野寺眀砂即使隔着阳台也能在黑夜中看到那个印记,她的眼神瞬间由无害的担忧转为愤怒和恨意。

“这是什么?是谁做的?之前说过的那个?我去杀了他!”

“眀砂,不要着急。”雨宫佑柔声安抚,“现在我们做不到,但是......我会这么做的。”

“姐姐......不希望......看见?”

“嗯,悦子有什么好办法吗?”雨宫佑点头,笑着看向手上的小蝴蝶。

“我的术式......可以试试。”

江岛悦子飞到空中,施展术式,雨宫佑此时没戴眼镜,也就看不见她具体做了什么,只见到自己手腕上黑色的印记逐渐变淡,一直到不凑近了仔细看就看不出来的程度。

“咒力残秽也更微弱了,如果不是以已知的前提去仔细观察的话,就不会发现。”小野寺眀砂早已从那边阳台跳了过来,把雨宫佑的手腕捧在手上细细地看。

为了雨宫佑眼不见心不烦,她把护腕又给雨宫佑戴上,抱着她软声撒娇:“姐姐,你去做什么了?”

她的姐姐忙到赶不上学校的关寝时间,这是很少见的。

“我之前说的“咒灵祓禊株式会社”的事,今天去处理了一下,Q到手了。”雨宫佑早早就跟小野寺眀砂说过这件事,于是她理解得很快。

“不愧是姐姐。”少女亮晶晶的眸中不加掩饰的是满满的崇拜,但随即她意识到什么,委屈起来,“姐姐带了谁去?是五条悟还是夏油杰?为什么不带我去?”

雨宫佑的考量是,如果让咒术界的生面孔小野寺眀砂去做这件事,引起注意,自己在所做的一切就可能会彻底暴露于X的眼下,换成伏黑甚尔,事情表面上看起来就像是诅咒师间的内斗,翻不出什么浪花。

小野寺眀砂只是嫉妒,但她总是很好安慰。

“不是他们。”雨宫佑摇头,“只是我雇佣的杀手罢了,我只是不想你为我那么辛苦。”

“如果眀砂想的话,我之后会有一些请求,希望眀砂能帮我去做。”

能帮上姐姐的忙,这对于小野寺眀砂来说不是负担,更像是一种奖赏,她迫不及待:“我去做!”

看着这样的小野寺眀砂,雨宫佑的心情放松许多,她拍拍小野寺眀砂的后背。

“快回去吧,你明天还要早起上学呢。”

小野寺眀砂依依不舍地温存了一阵,动作缓慢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悦子。”

江岛悦子被雨宫佑叫住:“之后你就一直在眀砂身边,除非是我命令,她的任何行动都进行残秽的消除。”

“好......”悦子低低应声,忽而又说,“姐姐......我不是为了辅佐她。”

咒灵的爱与感激,更像是一种诅咒,他们只想跟在被诅咒者的身边,对其余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我明白了。”雨宫佑领会了她的意思,忽而一笑,“也对,一直跟着眀砂,她要是哪天突然发现你,可能会把你杀掉呢。”

眀砂的嫉妒心可是很强烈的。

“那你就待在我身边吧,有需要的时候我会请求你的帮助。”

闻言,蝴蝶愉快轻盈地飞向她,停落在她的发间,像一只小小的蝴蝶发卡。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为您提供 雪青青青 的《咒灵祓禊株式会社》最快更新 推论 免费阅读

www.lw77.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