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替[竞技] 》十方风月

第3章 兰成 冯莱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他爱……

《平替[竞技]》全本免费阅读 lw77.cc

“兰成?”

白羽不认识,道:“这又是谁?”

“兰成吗?”云知哭着抬头,他在想怎么给白羽介绍这个在他之前出世,曾让无数球迷和冯莱为之疯狂的天才球员,用他继父、兰成教练的话来说,兰成是世上最完美的球员,他性格儒雅,球风干练,在他之后,他继父培养出来的所有球员都是他的代替品,哪怕云知现在取得的成就已经不知比当年的兰成强到哪里,但在他继父和所有支持这项运动的人眼里,他依旧不如兰成,兰成是那个16岁出道就豪夺排名赛冠军名震天下的天才球员,是那个孤身在世锦赛上鏖战群雄,差一步冠军的伟大球员,是那个虽然在那个26岁就因母亲病逝而毅然决然退役,但却没有人忍心责怪的全台坛白月光,还是那个冯莱抵死挚爱但却终身不可能在见到的挚爱纯元。

他就跟一块巨石一样压在云知头顶。

云知和他从同一个国家来,被同一个教练培养,和同一个人纠缠,云知半生都活在他的阴影里,他恨兰成,但他身边的所有人都爱兰成,云知悲伤不已,轻轻道:“他是他们都喜欢的人。”

“这样吗?不过你的这个他们里面可不包括我,云知。”白羽狡黠道:“我就不喜欢他,只喜欢你。”

云知不信,道:“别逗我玩了,白羽。”

和云知在一起快七年,冯莱对云知的娇气和小心眼有着深刻的理解,过了那股劲后,他哭着跑掉的背影,让冯莱心里始终耿耿于怀,冯莱有点后悔,他轻轻给了自己一耳光,起身要去追,但那个自来熟的工作人员一路小跑着取来了医疗箱,温柔道:“冯莱,给我看一下你手上受伤的情况。”

“不用了。”冯莱拒绝,他急于脱身而出,敷衍道:“这点小伤没什么事。”

“已经出血了,怎么可能没事。”对方挡住冯莱去路道。

“我……”被挡住去路的冯莱本来想说我还有事,请你让一让,但他话还没脱口,那人就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你是不是讨厌我啊,冯莱,确实,我不是英国人,这很正常。”

“呃……”不想在明天的报道上看到自己涉嫌种族歧视的冯莱,无奈的留了下来,道:“你别把话说的这么恐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怎么你了,不就是包扎伤口吗?包吧。”

冯莱把手伸了过去。

对方手脚轻快的从药箱里取出干净的纱布和碘伏。

他低头帮冯莱消毒,他稀碎的头发盖住了眼睛,被昏暗的灯光一打,他温柔似水的侧脸有点像兰成。

“你叫什么名字?”冯莱问。

“我吗?”对方暂停手下的动作,道:“阿奴。”

“你是那国人?”冯莱道:“中国吗?”

“不是。”阿奴道:“我是新加坡人。”

“哦,这样啊。”冯莱指出,“请别在意我的冒犯,你长得和我的一个故人有点像,我还以为你和他来自同一个国家。”

“兰成吗?”阿奴道:“总有人说我侧脸长得像他,为此我去年还特意去拜访过他,近距离接触后,我感觉我和他长得也不是很像。”

“你见过他?”听到兰成的名字,冯莱也来了兴致,自从四年前兰成宣布退役后,他就彻底销声匿迹了,这四年他从来没有公开露过面,冯莱有他电话,但却从来没有给他打过电话,颇为挂念道:“他现在还好吗?”

“还好。”阿奴道:“我在他妻子组织的慈善晚宴上见到他的时候,他看起来面色红润,不像是不好的样子。”

“他结婚了?”冯莱敏锐的抓住了华点。

“对啊。”阿奴表示:“他都结婚三年了。”

“这样吗。”冯莱苦笑一声,他的记忆回到十三年前,那时候,他只有17岁,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他对兰成这个无论从实力还是年龄,都与他相当的对手充满了敌意,作为本土球员,英国媒体特别捧他,每次赛前,他都会在媒体面前大放厥词,扬言这次比赛要横扫兰成,但兰成的球风天生克他,他和兰成的比赛,他总是输多赢少,一来二去,外界开始质疑他,说他永远也过不了兰成。

在媒体的挑拨下,他和兰成之间的矛盾就跟滚雪球一样越积越多,直至十年前那个大师赛,他在第一轮的时候,就又一次输给了兰成,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媒体直接问他兰成是不是比他更好的球员,被输球愤怒冲昏头的冯莱在新闻席打了记者。他的暴怒让那些记者就跟一群捕捉到猎物的鲨鱼,对着他长枪短炮的轰炸,台联不想将事态扩大要求他立刻离开,但得到消息的记者们却早已堵在了他父母的车前,他过不去,走无可走。

稍晚一步结束完采访的兰成在打车回家的时候,注意到了徘徊在路边的冯莱。

他叫司机停车,摇下车窗道:“你回不去了吗?”

刚输给他的冯莱并不怎么想理会他,置气般的从他身边经过,兰成失笑,撑着一把伞追了上来,“你怎么就跟一个小孩子似的,真是的,不就是输给我一场吗?至于吗?”

冯莱不想和他说话,执拗的转过头,看向街道的另一边,兰成用伞撑住他,温柔道:“好了好了,别生气了,这天也怪冷的,你穿这么少不冻吗?走吧,我送你回家。”

昏暗的路灯下,兰成温柔似水的侧脸成了冯莱对那天唯一的记忆。

冯莱后面十多年一直在想,17岁的他为什么会喜欢上兰成,想来想去,他得到了一个答案,也许就是那天不怎么明亮的灯光,满天纷飞的大雪和兰成温柔的侧脸,让他在17岁,那个年少轻狂的年纪爱上了兰成。

“是啊。”阿奴道。

他的声音将冯莱从缤纷的记忆世界里抽了出来。

“他过得幸福就好,他退役那天我还担心过他呢,生怕他退役后过得不好。”冯莱轻轻道。

“那天他还提起你了呢。”冯莱手上的伤已经涂过碘伏消毒了,阿奴一边帮他裹纱布一边道:“他说你是这个世纪最优秀的球员。”

“是吗?”冯莱笑道:“下次如果你还能再见到他,替我谢谢他。”

“好。”阿奴痛快的答应了,与此同时,冯莱手上的伤口被纱布裹了三圈后,已经不裸.露在外面,阿奴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道:“你的伤已经处理好了,冯莱。”

“谢谢。”冯莱绅士的道谢。

“不用客气。”阿奴莞尔一笑,询问道:“你今晚有空吗,冯莱?作为我帮你包扎伤口的报酬,请问你能不能请我喝一杯。”

“……”

冯莱拒绝:“今天吗?今天不行,我还有事,下次,下次我请你吃午饭。”

阿奴追问,“你今晚有事,是有庆祝party吗?请问我可以去参加你的party吗?”

冯莱哪来的庆祝party,他拒绝阿奴,纯粹就是冷静的差不多了,打算回去找云知。

阿奴以退为进道:“我不能去吗?我懂了,很抱歉,是我唐突了。”

冯莱不吃这套,道:“这没什么,祝你今晚能有个美好的夜晚,很高兴见到你,期待与你下次见面。”

阿奴没得到想要的,怏怏不乐,冯莱趁机与他辞别。

从会馆出来前,冯莱在赛场找了一圈云知,但没找到人,也不知他是先回家了,还是去干别的什么了,冯莱烦躁的从赛场出来,来到停车场。

开车门时,他心绪不宁,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拉开车门。

“冯莱?”同样准备回家的主裁莱恩看见他,走过来道:“你还好吗?你看起来为什么这么烦躁?”

冯莱被问住了。

他一时竟也说出不来他为什么会如此烦躁。

思来想去,他发现竟是没找到云知。

“莱恩,你有喜欢过一个人吗?”冯莱问。

“我结婚了,冯莱。”莱恩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道:“我非常爱我的妻子,怎么了?冯莱,你遇到了什么感情问题?”

“是这样的。”冯莱道:“我有一个朋友,他认识一个人,那个人他和一个人在一起六年,但以前,他从来没觉着喜欢过对方,直至最近对方身边出现了另外一个人。”

一般朋友、我朋友开头的,说的都是自己,莱恩心知肚明,笑道:“所以你那个朋友他最近显得很烦躁,以至于开车门时,全自动的车门拉五分钟都拉不开吗?”

“看起来似乎是这样没错。”冯莱笑道:“莱恩,以一个结过婚的人的经验,你说他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烦躁?”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lw77.cc】

【退出畅读,阅读完整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