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替[竞技] 》十方风月

第11章 同质 别信冯莱,他和他哥哥……

《平替[竞技]》全本免费阅读 lw77.cc

“老弟,你人现在在哪?”

云知才又打了一个训练球型,托万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冯莱随手接了起来,道:“球房呢,怎么了?”

“云知呢?”托万问。

冯莱道:“他在我身边,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这都几点了,你该不会还带着他在练球吧。”托万道。

冯莱承认道:“对啊,怎么了?”

“老弟,我劝你劝着让他歇歇吧,以我过去在足球场上的经验,一直练并不能让一切变好,相反还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托万道。

“我要是有办法让他歇歇,我就不会在这里接你的电话。”冯莱翻了个白眼,道:“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一个不情之请,老弟。”托万道。

冯莱道:“别整这么多花样,直接说,你找我干什么。”

托万难为情道:“你今晚有空吗?我有一个约会,但我不能去,所以……”

“没有所以。”冯莱已经猜到了托万去不了的这个约会是什么,道:“你知道我在陪云知练球,我这里走不开,你找其他人吧。”

“别呀,老弟。”托万道:“我可以过去帮你给云知摆球。”

冯莱一下子想起几天前托万对云知意欲图谋不轨,冷道:“所以你这是打算撬我墙角吗?”

“不是。”托万道:“老弟,你在想些什么,我怎么可能撬你墙角,我就是希望你帮我个忙。”

“我帮不了你这个忙。”冯莱挑明,“你自己去见你前妻吧,我去不了。”

“妮莎讨厌我周围的所有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托万道:“也就只有你,她不是那么反感,所以求你了,你就帮我去见她一下吧,至于云知,你放心,我可以陪他练球的,你知道的,我很会摆球。”

冯莱可太了解他这个二哥了,他是一点下限也没有,冯莱很不放心他和云知独处,道:“你想都别想。”

“你在和谁打电话?”第二练习球型打完后,云知又一次吐的稀里哗啦,他吐完,从卫生间里走出来道。

他额前的碎发被冷水打湿,冯莱心疼的拿出手帕替他擦道:“托万,他让我替他去见他前妻。”

“哦,那你去吧。”云知体贴道:“你可以不用陪我的。”

“那可不行。”冯莱拒绝道:“我一刻也不能离开你,宝贝。”

托万的电话还没挂,他隔着电话线大喊道:“云知,求你帮我求求我老弟,他现在就只听你的话。”

云知听到了,好笑道:“你也太高看我了,他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

“我什么时候都听你的话。”冯莱将电话挂了,然后道。

云知觉着冯莱的这个说法很好笑,轻笑一声,轻轻道:“你就哄我吧。”

“我从不哄你,我说的都是实话。”冯莱将球杆递给了云知。

云知接过杆子,轻轻道:“你其实用不着为弄伤我而感到愧疚,我从未怪过你。”

冯莱正在为他摆第三个练习球型,这次的练习球型是十五颗红球分成三组,每组五颗,分别摆在黑球和粉球的两侧,现在他才摆完第一列的五颗球,云知的话让他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

“你还是怪我吧。”冯莱突然抬头,道。

云知没说话,冯莱无力的叹气,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你究竟怎么样才能原谅我,宝贝。”

“你还是这样。”云知拍开他的手,抽身道:“你一点都没变,还是这样,永远不听我在说什么。我说不怪你就是真的不怪你,我其实早就有退役的打算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实现,现在我有借口了,等我拿到世锦赛冠军,我就不打了。”

冯莱不信,他觉着云知还是恨他,这其实也是情有可原,毕竟是他失手伤到了云知,如果能重来,那天他一定三思而后行,绝不犯同样的错误,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改变不了什么,只能不停弥补。

但有些东西他弥补不了。

绝望的氛围不知不觉间充斥在了他们之间。

莱尔进来的很是时候。

“你们又怎么了?”莱尔进来后,察觉到弥漫在周围的似有似无的绝望,轻声问冯莱。

冯莱摇头,道:“没什么。你还没回家吗?我以为你要回去了呢。”

“本来要走。”莱尔道:“但我接到了你二哥的电话,他说……”

“我没空。”冯莱道。

“我知道,所以我帮你拒绝了他。”莱尔道:“但是他说妮莎要出差,去澳大利亚几天,小杜斯现在没人照顾,需要接回来几天。”

“啧。”冯莱烦躁的咂舌。

小杜斯是托万的儿子,他的侄子,托万和妮莎离婚后,小杜斯跟随他的妈妈生活,平时周末他会回来,每次都是冯莱去接他。

“妮莎会同意让我妈妈去接小杜斯吗?”冯莱问。

“我觉着妮莎不会见你妈妈。”莱尔表示。

“啧。”冯莱继续咂舌。

“要不我留下帮你陪着云知……”莱尔表示。

冯莱摇头,“不,这不行。我不能离开。”

“怎么了?小杜斯是谁?”云知听见后,走过来问。

“他是冯莱的侄子。”莱尔告诉他。

“哦。”云知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我之前没机会给你介绍他,等下次……”冯莱赶紧给云知解释道。

云知却不怎么在意,道:“那你为什么不去接他?”

“云知,我很抱歉。”冯莱正色道:“我以前忘记跟你介绍他了。”

“你为什么要跟我道歉。”云知道:“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他是你的家人,你不告诉我,这没什么。”

“云知!”冯莱能看出来云知生气了,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心急如焚的和他解释,“之前我只是没有机会和你介绍他。”

“现在你就有机会了吗?”云知感到很好奇,歪头道。

他和冯莱在一起六年,这六年里他们并非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冯莱有自己的生活,他只不过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云知一向对自己的身份有清楚的认知,他只是兰成的代替品,又不是冯莱的家人,他没有权利过问冯莱的生活中都有些什么。

冯莱被问住了,他没有办法为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做出任何解释,难堪的闭上了眼睛。

莱尔知道云知和冯莱的关系,但身为朋友,他插不上手,跟着左右为难。

“哎……”

莱尔正长吁短叹,冯莱的手机响了。

听到声音,他赶紧提醒:“冯莱,你的手机在响,应该是妮莎打电话给你了。”

冯莱没心情接,云知道:“冯莱,孩子是无辜的,接吧。”

冯莱又何尝不懂这个道理,他揉了揉太阳穴,将电话接通。

打电话过来的人就是托万前妻妮莎,电话一接通,妮莎就急匆匆道:“你现在在过来的路上吗,冯莱?”

“我……”冯莱道:“我不在伦敦,妮莎。”

“我知道。”妮莎道:“我现在在前往机场的路上,我的飞机还有五个小时起飞,你待会别去我家了,直接到机场来接杜斯。”

冯莱想说他去不了,但妮莎早有预料道:“你该不会来不了吧。”

“对不起,妮莎,我让我妈妈去接杜斯可以吗?”冯莱询问。

“冯莱!”电话那头妮莎瞬间将声音拔高了一个八度,“我讨厌你们家的所有人,如果不是这次我必须要去悉尼做访谈,我一定不会把杜斯交给你们带。”

“我知道,我知道。”冯莱示意妮莎冷静一点,道:“对不起,妮莎,是我失言了,你冷静一点,别吓到杜斯。”

云知不是特别好奇,但莱尔非要给他解释。

“云知,你有见过冯莱的二哥托万没?那个人是个浪荡的花花公子,他的私生活非常混乱,妮莎是他的青梅竹马,他们不到二十岁就结婚了。”

云知对托万有印象,微微点了点头。

莱尔道:“那个混蛋婚后一直出轨,曼妮阿姨知道,但却替他隐瞒了下来,妮莎一直被蒙在鼓里,直至一盘录像带被寄到了她手里……”

“怪不得呢。”云知道:“要我是妮莎,我也会恨托万和他的家人一辈子。”

冯莱一直在偷听云知对话。

“你可千万别多想,兄弟,也许云知他压根就没有针对你的意思。”注意到冯莱脸色奇臭无比,莱尔宽慰道。

冯莱苦笑着摇了摇头,云知看到后,觉着他很奇怪,他不明白冯莱干嘛要因为他随口的一句话而变脸,微微蹙眉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冯莱道。

旁观者清,莱尔看得很明白,他知道冯莱在怕什么。

他怕云知像妮莎记恨托万那样恨他一辈子,又怕云知不恨他。

但感情这种事,他一个外人又做不得主,他只能祝福冯莱的未来能柳暗花明。

“冯莱,五个小时。”电话那边妮莎道:“你就只有五个小时,五个小时内你如果来不了,那杜斯就将一个人待在飞机场。”

“我……”冯莱左右为难。

云知道:“冯莱,我理解一个人待着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去接你侄子吧,他需要你。”

“你和我一起去。”冯莱折中道。

云知想拒绝,冯莱拒绝道:“宝贝,你既然能理解一个人待着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那么你一定不想看到我侄子一个人待着,是吧。”

云知沉默了下来,不说话。

他的记忆不知不觉间飞回了他还上幼儿园的时候,那个时候云蕊从来不会去接他,每逢放学,他都没人接,他要坐在保安室里等着,等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都走完后,保安室里一个年迈的老保安就会送他回家。

云知可太理解一直等着,一直失望的感觉。

他不希望冯莱的侄子也体会到这种永远等不来大人来接他的失落,勉强点了头。

在回伦敦的路上,云知道:“冯莱,你侄子多大了,喜欢什么?我应该买一份什么东西作为给他的见面礼物?”

“嗯……”正在开车的冯莱沉吟片刻,道:“他今年四岁多一点,上个月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好像最喜欢巴斯光年。”

“巴斯光年吗?”云知道:“我弟弟小的时候也喜欢巴斯光年,我妈妈曾经给他一个一拍就会发光的巴斯光年玩具,特别有意思,我猜你侄子会喜欢那个。希望伦敦有卖的,我可以帮他买一个一样的。”

“你有弟弟?”冯莱从来没有打听过云知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好奇道。

“对。”云知道:“我是我家里最大的孩子,我有一个弟弟还有一个妹妹,他们两个是龙凤胎,不过我妈妈比较喜欢我弟弟,只有他平时可以待在家里,我在英国打球,我妹妹在寄宿学校上学,我们平时都不怎么能见到。”

“这样吗。”冯莱在闲聊中第一次告诉云知他都有些什么家人,“我和你不一样,我是我家里最小的孩子,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你之前见到的那个是我二哥,除他以外,我还有一个大哥,我大哥是一个律师,他非常古板,可能不太招人喜欢,至于我姐姐,她是一个画家,她就像所有天才一样,稍微有点古怪,不过她非常博学,我觉着你会喜欢她。”

云知对冯莱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兴致缺缺,冯莱看出来了,却依旧道:“他们每年圣诞节都会回来,今年圣诞节,我带你回去见他们,怎么样?”

“不了。”云知道:“我没有很想见你的家人。”

“可是我很想带你去见他们。”冯莱强调道:“我想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

“为什么?”云知歪头,困惑道:“冯莱,你最近真的很奇怪,我们以前在一起六年多,我都没有资格见你的家人,最近几天你倒是很勤快的要将他们介绍给我认识,但就跟我一直跟你重复的那样,我不恨你的,我的眼伤完全是个意外,你不用有心里负担。”

“有没有一种可能。”冯莱道:“我只是突然发现我真的喜欢你,宝贝。”

“呵。”闻言,云知轻笑一声,道:“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冯莱。”

冯莱一脸菜色。

云知则置若罔闻,突然指着窗外,道:“哪里是不是有家超市。”

冯莱顺着云知手指的方向看去,确实是家超市。

“没错。”冯莱肯定,“哪里的确有家超市,怎么了?”

“你把车停到附近。”云知要求道:“我想在见到你小侄子前,为他买一个见面礼。”

“巴斯光年是吗?”冯莱想起了云知曾经说过的话,停下车道:“我可真羡慕那小子的运气,能从你这里得到礼物。”

“你都多大人了,还跟小孩斗气。”云知翻了个白眼,从车上下来,一边往超市走,一边道。

冯莱亦步亦趋跟在他后面,“我这可不是跟小孩斗气,我纯粹就是在吃醋,宝贝。”

“怎么,你也想要巴斯光年的玩偶啊。”云知故意曲解他的意思,道:“成,那我也送你一个巴斯光年的玩偶,好不?”

冯莱笑道:“好啊,你送我就要,我不仅要,我还要天天把它带在身边,睹物思人。”

云知受不住他腻歪的语气,来到玩具区,给小杜斯选玩具时,特意给他挑了一个一米多长的巴斯光年玩偶。

云知将这个玩偶从货架的最底层拖了出来,递给冯莱,道:“呐,你的巴斯光年。”

冯莱知道他是故意的,一脸坏笑地夹住云知递过来的玩偶,低头从一侧的货架上拿了一个比他手里巴斯光年玩偶还要大的草莓熊玩偶塞给云知,“作为回礼,这个送给你。”

云知措手不及,被塞了个正着,这个草莓熊的玩偶和他的身高都快有的一拼了,云知抱着他真怪费劲的,他和冯莱撒娇:“你快把他拿走,冯莱。”

“不行。”冯莱笑道:“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你不能不要,宝贝。”

云知报复道:“要,我当然要了,但是你竟然不帮我拿,你怎么可以不帮我拿,冯莱。”

知道他是故意的,冯莱笑道:“亲我一口,我就帮你拿,宝贝。”

这时,一对年轻的情侣路过,双眼迷离,醉醺醺的笑着吹口哨道:“甜心,别亲他,亲我们,我们帮你拿。”

“这可不行,先生们。”冯莱从云知手里接过他的玩偶,挡到云知面前道:“我会吃醋的,先生们。”

“哈哈哈哈。”

这对年轻的情侣愉快的笑道:“别这么紧张,哥们,我们开玩笑的,祝你们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冯莱没从云知面前走开,笑笑道:“同样,先生们,祝你们同样能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云知感觉到了冯莱的紧绷,道:“怎么了?”

冯莱笑道:“没什么,你要拿那个玩偶给小杜斯,宝贝。”

云知选了一圈,挑中了一个稍微小一号的巴斯光年玩偶,道:“这个。”

冯莱看了一眼,道:“好,既然你已经选好了,那我们就离开吧,宝贝。”

云知没反对,他抱着选给小杜斯的玩偶,跟在冯莱身后准备离开,然而没走几步,冯莱就把他推到了身前。

“你走前面。”冯莱道。

“怎么了?”云知不明所以问。

冯莱没说话,堵着那两个年轻人的视线,带着云知往收银台方向走去。

结账的时候,那两个年轻人依旧跟在不远的地方,云知感觉到了他们投到他身上的视线,黏糊糊的,有点恶心。

“他们看我的目光,让我有点不太舒服。”云知小声跟冯莱说。

冯莱回头,迎上那两个年轻人的视线,微微一笑,道:“怎么,先生们,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没儿。”那两个年轻人吊儿郎当道。

“没事就好。”冯莱说完,便手脚利索的付完账单,拉住云知的手腕,带着他往超市外面的停车场走去。

那两个年轻人依旧吊儿郎当的跟在他们后面。

“他们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们?”云知这才发现不对劲,道。

“没事。”冯莱让云知先到车去,道:“你先上车。”

云知顺从的先上了车,冯莱今天开的是一辆四座的黑色奔驰S,等云知坐好,系好安全带,他才打开后座的车门,迅速将所有玩偶堆了进去打火离开。

“他们是……”云知透过车窗,依旧能看到那两个年轻人吊儿郎当的站在那里,目送他们离开。

“谁?他们吗?那是两个该死的同性恋瘾君子。”冯莱不悦道。

“我也是同性恋。”云知小声道。

“我知道。”冯莱道:“所以呢?有什么问题吗?”

“你很讨厌同性恋吗?”云知小声问。

“啊?”冯莱有些被问住,侧头望向副驾驶的云知,一脸费解道:“宝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另一半是我。”

“可是你骂我是该死的同性恋。”云知道。

“我没有骂你,我在骂那两个白痴是两个该死瘾君子。”冯莱告诉云知,“他们那个样子,一看就是磕嗨了。”

云知将信将疑,冯莱却另道:“那两个白痴对你有意思。”

“什么?”云知愕然。

冯莱没在解释,强调道:“宝贝,你下次一个人出门的时候,在遇见这种年轻人,一定要离他们远一点。”

完全没反应过来的云知下意识保证道:“冯莱,我知道了。”

“宝贝,我没跟你开玩笑。”冯莱严肃道:“今天也就是我在,要是我不在,那两个白痴一定会一直跟着你,把你堵到停车场。”

“我……”重新回想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云知一阵后怕,冯莱没想吓他,安慰他道:“没事了,有我在呢,宝贝。”

云知有被安慰到一点,抱着玩偶,窝在副驾驶,闲聊道:“冯莱你年轻的时候,该不会也和那几个年轻人一样吧!”

“我年轻的时候可不像他们那么无所事事。”冯莱道:“我像他们那么大的时候,我想当一个极限跳伞运动员。”

“啊?”云知道:“那你最后为什么来打斯诺克了?”

“让我想想。”冯莱想了想道:“我记得是当时有一次跳伞,没跳到事先预定好的跳点,摔断了一条腿,把我妈他们吓坏了,他们说什么也不让我跳伞了。没办法,我就只好回来打斯诺克了。”

冯莱说的轻描淡写,但却被在机场等候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妮莎给拆穿了。

妮莎将最真实的那个版本告诉给了云知:“他在骗你,当时他那是摔断一条腿那么简单。他在苏格兰的高地上跳伞,没落到跳点上,反倒被挂道了悬崖上,曼妮阿姨雇佣了专业的救援队,整整搜救了他三天,最后才在山地上找到了他。”

云知很难想象那三天冯莱究竟都经历了些什么,脸色惨白。

“妮莎!”冯莱抱怨道:“你快别吓他了,你瞅你给他吓得脸都白了。”

妮莎后知后觉,抱歉的笑了一下,冲云知伸出手,道:“对不起,吓到你了,我还没跟你自我介绍,我是妮莎。”

云知没反应过来,妮莎就已经自顾自的抓住了他的手,握道:“冯莱,我打电话给托万的时候,他有跟我说起过你最近交了一个很漂亮的小男朋友。没见面之前,我还在想能被托万夸漂亮的人是有多漂亮,如今一看,确实。”

“妮莎,你快少打趣他。”冯莱道。

“no,no,no。”妮莎摆手:“我说的这可都是实话。他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男孩。”

说着她挨近云知。

云知被他弄了一个大红脸。

妮莎看见后,乐呵呵道:“这是我的名片,darling,你以后不想打球了,可以来找我。”

一张烫金名片被妮莎塞给了云知。

名片上她的头衔是一家模特公司的经理人。

云知没有当模特的想法,他不动声色的将名片塞给冯莱,冯莱没拒绝,拿过名片,揣回兜里道:“小杜斯呢,妮莎?”

“那里。”妮莎伸手往后面的椅子一指,云知眺目望去,一个浅金色头发的小男孩正趴在椅子上呼呼大睡。

冯莱走过去将睡得正香甜的小杜斯从椅子上抱了起来,道:“你几点钟的飞机,妮莎?”

“两个小时后。”妮莎看了一眼表,道。

“OK。”冯莱知道了,道:“你还需要我留在这里陪着你吗?”

妮莎摇头,拒绝道:“用不着,你快回去吧,路上小心。”

冯莱准备走,妮莎又想起什么,拦下他,交代道:“小杜斯他昨天有点发烧,今天虽然不烧了,但你回去后一定要记着带他去医生那里复查。”

“嗯,我知道了。”冯莱知道了,道。

妮莎此时注意到云知手里的巴斯光年玩偶,道:“亲爱的,这是你为他买的玩具吗?”

“是的,云知来时专门为小杜斯准备的。”冯莱替云知解释道。

“谢谢你,darling,等他醒来看到,一定会高兴的。”妮莎道。

云知腼腆的笑笑,没说什么。

“darling,你可真害羞。”妮莎突然走过来抱住了云知。

云知被抱的手足无措,想将她推开,却又觉着这么做不好,呆呆傻傻的站在原地,妮莎趁机凑在他耳边,道:“darling,你真可爱,我喜欢你,所以我提醒你一句,千万别相信冯莱的话,他和他哥哥一样,都是一个该死的花花公子,只不过他没那个那么混蛋。”

“啊?”云知被提醒的一头雾水,刚想在问点什么,妮莎却已经抽身离开。

“再见冯莱。”妮莎笑着跟冯莱和云知挥手告别,“还有你,小可爱,再见。”

“她跟你说了什么?”冯莱抱着小杜斯边走边问。

“没什么。”云知不想说,道。

冯莱不信,刚想在问,他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这个电话来的很不是时候,冯莱不是很高兴的接起电话,来电的人是托万。

“怎么了?”冯莱道。

“老弟,你接到杜斯了吗?”托万询问。

“接到了,怎么了?”冯莱道。

“老弟,我在机场外面。”托万告诉冯莱。

“成。”冯莱理解托万的意思,“你在那边,我把小杜斯给你送过去。”

托万报了位置,介于托万的前科,冯莱不是很想让托万和云知见面,跟云知说:“宝贝,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将小杜斯送给托万。”

云知不知道冯莱在计较些什么,他纯粹就是没有什么意见,乖乖得坐道了一旁的椅子上,目送冯莱离开。

冯莱刚走,妮莎就去而复返,云知看见她,道:“你还没有走吗?”

“本来是要走了的。”妮莎道:“但是我有东西忘记拿了,所以又回来了。”

“哦。:云知听见后,赶紧起来帮她寻找她没有带的行李,但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蹙眉道:“这里好像也没有什么东西被落下,会不会……”

云知本想说,会不会你的东西落在了其他地方,但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妮莎就噗嗤一下笑了出声。

“你真可爱。”她笑的前仰后合。

见状,云知终于明白自己被骗了,但不知道妮莎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困惑的眨了眨眼睛。

“还记得我刚才和你说的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lw77.cc】

【退出畅读,阅读完整章节!】